郑州互联网金融联盟

人民币综述:巨额汇兑损失唤不醒对冲热情,中资企业仍选择“裸奔”

离岸人民币 2019-04-28 06:58:34

 路透中文新闻部 赵红梅


去年8.11小汇改以来,人民币波幅增大让沉浸多年“温柔乡”的众多中资企业猛然受伤,汇兑净损失惊人;然2016年,仍有不少中资尤其是国企汇兑上选择继续“裸奔”。市场人士呼吁,尽快放开相关政策限制、改善不合理交易机制及企业对衍生品的认知偏差,增加企业抵御汇兑风险能力。

2015年报披露进程过半,目前粗略统计A股已披露业绩的近千家中资上市公司,汇兑净损失合计已近500亿元人民币,若加上港股的上市公司汇兑损失,可谓“血流成河”。然仍有不少企业尤其是国企“视而不见”,2016年继续远离衍生金融工具,静待汇兑损失进一步生成。

大型商业银行资深研究员韩会师认为,回避问题最终只能让问题更加严重。中资企业尤其是国企,面对2015年汇兑损失巨大的现实,是时候改变过去略显陈腐的财务管理模式了,在人民币波动日趋剧烈的未来,企业若要避免汇率波动带来的巨大冲击,外汇衍生工具是必须求助的对象。

2015年,石油、航空、房地产板块的大型中国企业不少蒙受了巨大汇兑损失。中国石化600028.SS净汇兑损失录得38.62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仅为1.79亿元;四大航企汇兑损失共达176.28亿元,几乎与181.64亿元的总利润持平。

2013-2014年发行了大量美元高息债的房地产公司亦被“撞了腰”,目前披露的汇兑损失仅次于航空业,达119亿元,恒大地产3333.HK净汇兑损失21.9亿元;碧桂园、广州富力和瑞安等汇兑损失均超过10亿元。


**惨痛教训未唤醒对冲热情**


尽管众多中资企业汇兑损失连连,但仍有不少企业2016年并未对暴露的外汇头寸采取套保等措施,而选择继续“裸奔”或仅增加境内人民币负债来调整融资结构。

中国黄金集团海外上市平台--黄金国际资源2099.HK2015年因人民币贬值导致的外汇亏损为1,350万美元。2014年7月,该公司在境外发行了一笔三年期5亿美元债。

该公司首席财务官张翼表示,尽管今年人民币波动加大,但研究了八个银行汇率套期保值的方案后,目前决定暂时不进行汇率套期保值。

他解释道,原因是目前中国的远期外汇市场并不活跃,且远汇及期权等工具都比较贵,“五亿美元做套利保值就需要成本三千万,而且是一个风险覆盖另一个风险,企业要下这个决心不容易。”

一位央企海外融资部负责人亦有同感,国内外汇远期价格确实较贵,对冲方案也比了七八家,最后就象征性地做了一点,其余的都用人民币债置换了。此外,很多央企有规定不敢使用ISDA(国际掉期和衍生工具协会编制协议),认为其风险太高。

一位国有商业银行衍生交易处处长指出,“一些企业外币负债的期限较长,若全部都在当年损益体现,则对冲成本也高,谁也不愿意拍板,所以不愿意做套保。”但他认为,长期的对冲相对成本较高,企业可选择一年之内套保,“若不对冲,还是体现亏钱了吧。”

亦有企业财务人士抱怨,目前境内常用套保工具远期、掉期、互换确实具有一些不足之处。OTC场外衍生品的方式为非公开集中交易,远期、掉期、互换等方式市场流动性较差;且去年四季度,央行征收银行远期售汇签约额的20%风险准备金亦抬高了企业远期购汇的成本,远期锁汇或外汇掉期成本都有所增加。

此外,中国境内外汇期货仍是空白,而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对冲工具明显多于境内市场。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家相关主管部门对大型国企从事外汇衍生交易进行了更严格的限制,2015年才有所松绑,但提起衍生产品,从国资委到国企管理层仍有不少人“因噎废食”、“谈虎色变”。


**传统国企财务考核需生变**


“企业躺着赚汇率的钱习惯了,还沉迷于过去十年人民币单边走势中带来的幻觉。从长期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位商业银行外汇交易主管表示,目前不少企业对外汇套保或者不重视或者对成本概念理解有误差。

“总把掉期点作为成本。掉期点是汇差,会被考核为成本,但企业做错币种融资节省的利差则不被计入收益。这本身是传统企业的财务考核制约了对冲行为。”

他认为,利差收益和汇差损失合并在一起看才是准确的,但目前中国国企的财务会计体系考核上做不到,传统的财务会计体系已远不能适应外汇市场的波动,但体制性因素一时很难改变。

“我们见了不少大型国企,财务主管完全知道汇率风险,也懂市场和对冲工具。最后只给我们一句话,如果我们能说服董事会,他就把单子全部交给我们做。”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外汇主管无奈地称。

上述央企海外融资总监认为,即使做对冲交易也可能出现汇兑损失,民营企业决策灵活,参与套保的热情更高一些,国企的决策及考评机制相对陈旧和冗长,业绩评价制度也不鼓励汇率套保。

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应坚认为,目前国内远期市场规模较小,成本较高,但境外CNH市场活跃度是够的,与主流的外币衍生产品交易情况差距不大。但国企使用外汇衍生产品对冲上,政策上存在一定限制,且普遍境外市场运作不熟,缺乏经验和人才,目前有大型国企开始建境外财务管理中心,介入到全球资金池上,也在进一步做风险管控。

韩会师则认为,人民币大幅度双向波动将在今后成为常态,如果企业继续严重依赖即期结售汇市场,刻意远离外汇衍生工具,等于将企业运营完全至于巨大的汇率风险面前,必然导致企业盈利大幅波动。


**本周市场动态**


--中国中信证券最新海外债券市场周报称,预计短期内离岸人民币债市还将继续回暖;建议在规避过剩行业债券的同时,加大债券配置力度,增持收益率较高的高等级债券、未评级国企债券、券商债及房地产债。

--中金公司周五发布报告称,离岸人民币隔夜拆借利率周四首现负值,这与离岸人民币的存准新规有关,也表明做空人民币已不是离岸市场的主导力量。香港人民币资金池缩水既是贬值预期的自然结果,也部分源于监管套利空间的收缩。未来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发展可能放缓。(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