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互联网金融联盟

血战港元,惨遭滑铁卢......索罗斯输给了谁?

财经辛说 2019-02-22 07:31:23

全文字数:5136字

阅读时间:19分钟

坐稳了没?要开车了哦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润儿朗读音频

狙击英镑、泰铢大获全胜后,实力空前强大的索罗斯瞄准了亚洲金融中心:香港。然而,几经搏杀后,这场港元歼灭战却以失败告终。索罗斯输给了谁?以他为代表的国际炒家在狙击货币时都有什么套路?(文末有惊喜哦)

本期的交易鬼才列传将聚焦上世纪末广为流传的港元歼灭战。

19978月,索罗斯对东南亚国家的攻击获得决定性胜利后(详情请阅读交易鬼才列传之乔治·索罗斯(二):疯狂做空泰铢引爆金融危机,将最后的目光落在了刚刚回归中国不久的香港特区政府。

随后,以索罗斯量子基金为首的国际投机集团和以董建华为首的特区政府,爆发了一场空前惨烈的香港金融保卫战。本文摘选自文汇网财富号,金十对原文有所删改。


项庄舞剑 意在沛公

在索罗斯发动对东南亚的金融战争之后,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香港,就注定成为决战之地。

打不下香港,索罗斯面子上都过不去。所以索罗斯一边在“料理”亚洲四小虎的同时,一边就曾多次试探过香港。

1997年10月,索罗斯大军第一次攻击香港,疯狂抛售400亿港币,香港银行拆借利率飙升300%,恒生指数从13000高位迅速跌到9000多点。

索罗斯大军再一次尝到了“鲜血”的味道,时不时地来“咬”上一口,当时还被西方媒体扬言:香港是国际资本大亨的提款机。

港币汇率开始受到冲击,港币兑美元7.7500的心理关口逼近,顿时金融市场一片混乱,人们到各大银行门前排队兑换美元,香港金融管理局进入市场强行干预,倾全力通过汇丰银行干预市场坚守7.7500心理关口。这次索罗斯大军吃了暗亏,不甘心的索罗斯又发起了一轮进攻。

按照索罗斯等人的计划,先在汇市上抛空港元,迫使香港金管局不得不采用扯高利率的老套手段,利率抬高,股市势必下跌,恒指期货也会同步下滑。

然后炒家便可在期货市场以较低的价格沽空恒指期贷,汇市股市双双获利,醉翁之意则在恒指期货。

1998年8月,打着如意算盘的索罗斯,终于在几次试探之后,按捺不住躁动的心,带着最强的人马和火力,卷土重来,誓要一战终结香港。

恒生指数每下跌一点,每张空头期货合约可转50港元,8月到期的空头期货合约有150亿港元,再加上9月到期的十万空头合约,如果再继续下降,索罗斯大军将赚取500亿港币。8月10日港股一度跌到6500点,索罗斯大军异常的兴奋。

特首半小时拍板 港府背水一战

在索罗斯布局最终一战的同时,特区政府也在苦苦思索还击之道。

时任香港特区政府财务司司长的曾荫权回忆到,据香港金融局官员分析,在连番攻击之下,香港已经大势已去。如果港府不采取行动,恒生指数将很快直线暴跌到4000点,银行贷款利息将居于历史最高位,香港很可能在5天之内“断气”。

香港采用的是联系汇率制度,是以7.8:1的比率钉死美元的汇率制度。这意味着一旦香港联系汇率制度遭受攻击,后果比英国泰国要更严重。英国或泰国的制度崩溃只是汇率制度的崩溃,香港联系汇率制度则是汇率制度和货币发行制度的崩溃。

当时放在港府面前的选择不多,一是实施外汇管制,二是宣布港元兑美元的联系汇率脱钩。

你或许会问,政府为什么不干脆宣布放弃联系汇率?曾荫权在很多年以后的一封书信中回答了这个问题:“在这个时候脱钩只会令港人一夜之间对港元信心尽失。更会令股市楼市再度急泻,利率飙升,经济环境进一步恶化,即使长远来说,也未必是港人之福。”

于是经过艰难的抉择,曾荫权做出了一个永载史册的决定:与其让香港人民的财富落入投机家手中,还不如政府入市,调用外汇储备,放手一搏。

有些时候,历史,就是需要一些人,去做一些艰难的决定。双方的最终对决,如期而来。

决战前,港府高官曾密会中央政府,并获得了中央允许动用全国外汇储备的支持。

世纪豪赌拉开帷幕 决战香江鹿死谁手

8月14日,香港政府突然出手,动用外汇基金和土地基金同时进入股票市场和恒生指数期货市场大举吸纳,致使那一天的恒生指数反弹560多点,升幅达8%,以7224点收盘。

索罗斯军团大跌眼镜,他们没有想到一向标榜自由市场的港府,竟然会真的入市搏杀。不过索罗斯毕竟是老江湖,开弓没有回头箭,稳住阵脚。既然你港府已经下水,那只有小鱼大鱼一起带走了。

一直到24日,港府和索罗斯炒家军团之间一直刀光剑影,短兵相接。但是恒生指数慢慢抑制住了之前疯狂下滑的势头,开始处于一种震荡的状态。

8月26日,离恒指期货的结算日还有两天。

8月27日,结算日前一天。上午10时,香港股市开市。一开始,炒家的卖盘就如排山倒海般扑来。在第一个15分钟内,成交额即达19亿港元;在第二个15分钟内,成交额为10亿港元。

而在收市前的15分钟,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成交额高达82亿港元!状态之惨烈,令场上所有交易员都目瞪口呆。

这一天,香港政府动用了200亿港元,委托10家经纪行在33家恒指成分股上围追堵截。恒生指数报收7922点,比上一个交易日上扬88点,这是自97年11月4日以来的最高点。

27日晚,最终的决战即将到来。那一晚,香港几乎无人入睡。

8月28日,恒指期货的结算日。这是索罗斯做空恒生指数的最后机会,之前购买的大量看跌期货能不能赚,就看这一波了。

要注意的是,恒指期货的结算价格为这一天每五分钟恒生指数报价的平均值,因此,要抬高结算价,就必须保证恒生指数走势平稳。要达此目的,港府必须得竭尽全力,寸土必争。

这一天,百万香港人锁定频道,眼睛紧紧盯住飞快跳动的恒生指数,所有的人都捏着一把汗。这一刻,许多香港市民都不再关心自己的财产是否缩水,真正意义上的与香港这座城市同命运共荣辱。

上午10时,决战打响。港府与做空集团立刻在汇丰控股与香港电讯上展开激战。炒家的抛盘气势汹汹、排山倒海,政府军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不剩,全盘买入。开市仅5分钟,成交额即高达30亿港元!

中午12时午市收市前,战斗又趋激烈,长江实业、中国电讯等多个蓝筹股被炒家疯狂抛售,滔滔股海,港府狂澜力挽。

午市收市时成交额报409亿港元。下午开市,战况更趋严峻。炒家的抛盘滚滚而来,港府几乎是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外汇储备,全盘吃下,全线死守,平均每分钟就有价值3.5亿元的股票易手。

下午四时整,恒生指数终于在7829点定格!

惊心动魄的四个小时之后,全天交易额达到了香港股市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790亿港元!恒指期货最终以7851点结算。

在上述总共10个交易日中,香港特区政府约动用相当于1200亿港元的外汇储备,将恒生指数上拉1169点。

香港特区财政司司长曾荫权随即宣布:在打击国际炒家、保卫香港股市和港币的战斗中,香港政府已经获胜。

尽管国际炒家们困兽犹斗,妄图在9月扳回战局,但在9月7日,香港金融管理局颁布了外汇、证券交易和结算的新规定,使炒家的投机大受限制。当天,恒生指数飙升588点,站上8000点大关。国际炒家的亏损进一步加剧,最终不得不从香港败退而去。

再往后的故事就尽人皆知了,香港市场逐渐恢复了元气,1999年恒生指数重回10000点以上,港府从股市中全部退出,赚了数十亿美元。

硝烟散去 索罗斯初尝金融战败果

在整个金融界,对于这一场金融战争的结果,有着较为一致的看法,就是港府险胜。

对于索罗斯来说,这是他发动金融战争一来第一次吞下败果。

虽然从经济利益上说,不见得是致命的打击,但索罗斯开始醒悟,一旦国家政权全力干预,他在自由市场上的那套战法,并不能完胜。

虽然到现在,还有许多人在争论香港政府当年做的决定是否正确,是否有违背自由市场的原则。自由市场当然重要,但是被恶意攻击和操作的市场,绝非自由市场。


【索罗斯的货币狙击原理】

至此,我们已经回顾了索罗斯三次经典的货币狙击战,从中可以摸索出国际炒家进行货币攻击的一些“套路”。

这些炒家往往在货币、外汇、股票和金融衍生品市场同时对一种货币发动进攻,使固定汇率制度崩溃,并从金融动荡中牟取暴利。

这种立体货币攻击具体怎么展开的呢?主要是沿以下路线:

第一,在即期市场上卖空本币。

国际炒家先借入目标国的本币,本币来源主要包括目标国的货币市场、国际金融市场(离岸市场)及抛售的该国股票或者债券。

国际炒家会采取渐进的方式逐步吸入,以防止短期借入大量目标国本币导致其持有本币的成本上升。直到其手中握有足够多的本币,再对本币进行集中抛售,打压本币汇率。

炒家还会注意抛售时机的选择,一般会在目标国经济金融的负面消息传出之时对其本币进行抛售;或者散布负面消息的谣言,带动其他投资者进行效仿。

一旦目标国本币贬值,炒家就以低价购回本币进行偿还,本币汇率价差扣除借款所需利息就是炒家的利润。

上述过程中,炒家能否获取目标国本币是攻击的关键。 

第二,国际炒家在远期外汇市场上出售所攻击货币的远期合约,如果远期合约到期之日所攻击的货币贬值,通过交割合约国际炒家就可获利。

远期抛售攻击目标国的本币,将使其本币远期汇率下跌,同时,也会对其即期汇率形成打压:一方面,银行预计到未来要大量买入本币,就会在即期外汇市场上出售本币换取美元来轧平头寸,以便届时履约;

另一方面,投资者观察到远期本币贬值,也会在即期外汇市场上借入本币,再通过抛售本币兑换成美元,实现其在远期合约到期之日用较少的美元换回履约所需本币的套利目标。

银行和投资者抛售本币的行为都会导致本币即期汇率贬值。

这种进攻方式对国际炒家而言可谓高风险、高收益。

从远期合约签订日到履约日之间,炒家无需真正交易就能形成对本币的攻击,成本极低;但如果到期日本币没有贬值反而升值,炒家则会面临损失的风险。

因此,在操作手法上,炒家会逐步订立大量履约期不同的远期合约。这样做尽管不能确保每笔合约都获利,但只要本币汇率大方向是朝贬值的方向变动,炒家就可以在总体上获利。

此外,在签订远期外汇合约的同时,国际炒家还可以利用目标国本币外汇期货合约的空头,买入本币看跌期权等,待本币贬值之时交割合约获利。 

第三,国际炒家在目标国即期外汇市场上卖空目标国本币的同时,还可卖空股票,积累股指期货的空头头寸。

目标国央行为了限制炒家获取本币,一般会采取提高短期利率的方式来抬升炒家的资金成本。利率上升会对股市形成打压。一旦股市下跌,炒家就可以通过低价购回股票和交割股指期货来获利。 

国际炒家往往是以上两种或者三种方法一起使用。

这样的立体攻击方式可以充分利用利率、汇率、股票、股指期货之间的联动关系,来保证赚取高收益。

当然,现实中炒家的操作手法可能更加复杂。但有证据表明,国际炒家在发动攻击时确曾使用基于上述三种路线的攻击方式。

索罗斯在其著作中曾谈到:“如果你把一般的投资组合看成是扁平或者二维的,我们的投资组合则更像建筑物。我们建立一个三维的空间,用基本股票作为抵押来扩大杠杆。

我们用 1000美元至少可以买进5万美元的长期债券。我们卖空股票或者债券,即借入股票或者债券待其价格下跌时再买入。

我们也操作外汇或者股指的头寸,多空都有。这样创造出一个由风险和获利机会组成的立体结构。”

一般认为,应对炒家的货币攻击有三道防卫措施,即外汇干预、提高利率以及交易管制:货币当局在即期和远期外汇市场购进本币,可以稳定汇率;提高利率可以抬升炒家借入本币的成本;交易管制可以直接限制炒家的攻击手段。

但是,每种措施又有各自的局限性:外汇干预,受限于外汇储备的数量:提高利率,除可能会给炒家提供进行攻击的机会外,还会对经济体内部产生负面影响。

如果财政和金融系统本身脆弱,则可能引发国内金融危机;管制措施,在实施过程中的效果具有不确定性,有可能加剧市场恐慌。

面对上述种种挑战,如果被攻击的经济体又缺乏应对经验,一旦应对不当,即使基本面较为健康也会陷入货币危机。

珍藏版书籍送送送!

参与方式:每周五14:30分在《环球辛闻社》直播中获得精选评论

赠送规则:从3月16号开始,在节目中获得精选评论的观众,只需连续在3期节目中都获得精选评论,就能获赠辛主播签名版珍藏书籍!!!你喜欢什么书?欢迎留言推荐!


文章来源:金十数据市场参考

喜欢就来点赞吧!

期待在评论区看到你的留言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