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互联网金融联盟

亚马逊10亿美元收购的门铃公司

新材料百科 2019-05-18 15:41:24

快递到了,但你家里没人怎么办?

自从网购普及以来,这个问题一直折磨着“剁手族”。

遇到这种情况,有人麻烦门卫保安代收。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矛盾,很多小区门卫拒绝代收快递;而国内的电商和快递公司则选择了快递柜。


但下班之后,消费者还得走一段路,去取快递,不但不太方便,有时候忘记取,还要被收快递柜的费用。


但美国的电商平台亚马逊则脑洞大开——把你家“钥匙”给快递员,让他们直接进入你家。



当然,这把“钥匙”可不一般,为了打造这把钥匙,亚马逊不惜花费10多亿美元。


亚马逊10亿美元收购门铃公司


据路透社报道称,亚马逊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智能门铃制造商Ring(以下简称“门铃”公司)。


随后,“门铃”公司和亚马逊的发言人都向CNBC证实了这一交易。据外媒报道,10亿美元的价格使得这笔收购成为亚马逊近年来规模最大的收购案之一。


去年,亚马逊以137亿美元,收购了全食超市。


“门铃”公司成立于2012年,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智能门铃的研发和生产。其智能门铃将带摄像头的门铃与用户手机或电脑相连,让人们可以看到上门的快递员,并与他们远程对话。



近年来,由于网购增多,有关网购的包裹失窃情况也有所增加。


亚马逊在智能家居和家庭安全领域进行大力布局,希望完善网购体验闭环,让送货员把包裹直接放进用户家中,为快递包裹提供安全保障。



据GeekWire报道,亚马逊预计将让“门铃”公司继续独立经营。


“门铃”公司发言人:

我们将通过与像亚马逊这样有创意、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合作来实现更大的成就。我们期待着成为亚马逊团队的一员,因为我们正在努力实现打造更安全社区的愿景。


亚马逊发言人称:

“门铃“公司的家庭安全产品和服务从最开始就吸引了顾客,我们很高兴能和这个人才济济的团队一起工作。



Pitchbook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门铃“公司已经获得了2.09亿美元融资,最近一次估价为7.6亿美元。


愿意花10亿美元买一个门铃,安全只是亚马逊的考虑之一。据路透社分析,“门铃”公司的家庭安全设备能够与“亚马逊钥匙”合作。


最近一段时间,亚马逊一直努力进入家庭安全领域。它与锁制造商Kwikset、耶鲁大学合作推出了新的家庭送货服务Amazon Key(简称“亚马逊钥匙”)。去年底,亚马逊还曾收购另一间家居安全企业Blink。


有了“亚马逊钥匙”系统,消费者没在家时,快递员也能通过该系统打开用户家门。相当于,亚马逊把你家的钥匙给了快递员。这一“黑科技”也引发了人们的质疑,很多人担心快递员进门偷东西。因此,收购Blink、“门铃”公司等家居安全公司,能帮助用户实时监控家中情况。


目前,“亚马逊钥匙”系统你在家中安装一个摄像头,正对着前门。但是,有消费者并不希望在自己的客厅正中央按照监控摄像头。而“门铃”公司的智能门铃则自带内置摄像头,用户无需再安装独立的摄像头。


价格战、挖墙脚

亚马逊谷歌展开智能大战


有分析称,通过亚马逊会员体系,亚马逊可以通过销售“门铃”公司的设备和视频计划获得更多收入。除了“门铃”公司的门铃硬件之外,公司的视频录制服务也是收费的,单摄像头的视频录制服务每年收费30美元,如果是多个摄像头,收费为每年100美元。


但是,亚马逊的目标并不是“让快递员进入你家”这么简单。围绕着网购,打造智慧家居,才是这些巨头们的野心。为此,亚马逊和谷歌已经打得不可开交。



据路透社报道,就在2月初,谷歌母公司Alphabet已把智能家居子公司Nest并入谷歌的硬件团队,希望Nest能够在更多的硬件产品中融入AI服务和语音助手Assistant。


和“门铃”公司类似,Nest的产品主要是可视门铃、安保摄像头和恒温器。其中,Nest智能恒温器可根据用户需求自动调整取暖器、空调等家用电器的设置。


2014年1月,谷歌以32亿美元收购Nest。


在2015年的公司架构大改中,Nest成为Alphabet旗下的独立子公司。


2016年,有消息称Alphabet一度打算卖掉Nest。


将Nest并入谷歌硬件团队之后的一个月,3月3日,“商业内幕”网站报道称,亚马逊早在去年底通过电话会议通知Nest,等到目前亚马逊平台上的Nest产品存货售完后,自己将不再销售Nest旗下的新产品。Nest相关人士表示,这个决定可能来自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


除了门铃、摄像头之外,2017年以来,智能音箱成为国内外科技公司的新战场。在未来的智能化生活场景中,智能音箱可能代替手机,成为新的中枢。通过音箱,人和人工智能进行语音互交,实现对各种功能。


未来争抢市场,在圣诞和黑色星期五等购物季,亚马逊和谷歌都对自己的家庭音箱提供了大幅度折扣。



虽然分析师们认为,他们每出售一部设备都会损失好几美元。例如,亚马逊Echo Dot和Google Home Mini,在美国假日购物季期间,它们的价格从50美元降至29美元。而中档版本设备的成本则是迷你版的两倍多。分析人士估计,这两家公司的迷你版智能音箱设备销售损失惨重。


亚马逊最早于2014年11月推出了Echo系列智能音箱,通过被称为“Alexa”的语音助手,用户可以和Echo交流,为用户播放音乐、新闻、网购下单、Uber叫车、定外卖等等。



亚马逊和谷歌的战争不仅限于产品,还有人才。近日,亚马逊就遭谷歌挖了墙角。2月28日,亚马逊Alexa人工智能高级研发经理Ashwin Ram在公司任职两年之后,跳槽到了谷歌,根据Ashwin Ram的领英个人资料显示,目前已经成为了谷歌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总监。



在个人领英页面上,Ram发文表示:

谷歌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工智能公司之一,我的工作是帮助人工智能技术变得更好、为每个人服务。

我在亚马逊Alexa部门度过了美好的时光,和一些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

很高兴能创造并带领Alexa部门发展,陪伴这家传奇公司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