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互联网金融联盟

30万美元潮流玩具有秘密,玩家用它当理财产品

创业梦想团 2019-04-18 21:45:42

李晨向范冰冰求婚时送了她一套价值30万美元的玩具娃娃。这件事一度被广大粉丝热议,但波澜也在另一个被相对忽视的人群中掀起——他们自称“娃友”。这是目前国内相当一部分潮流玩具受众对彼此身份认同的概括。在这个群体当中,花费数百万人民币购买玩具早已不是让人惊讶的事情。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玩玩具在过往比较像是孩子做的事,曾几何时,它们变成了设计师公仔或是品牌商品,甚至是当代艺术品。然后,在世界各地的市场,包括中国,它们的身价与地位纷纷水涨船高。”来自中国台湾的知名艺人黄子佼如是说。

在当下的语境里,潮流玩具在一定程度上算是对“艺术家玩具”和“设计师玩具”的统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开始风靡于香港,随后迅速传遍全球。潮流玩具因其特有的文化内涵和广泛的成年人受众群体,它区别于儿童专属的普通玩具。

在通俗文化与艺术表达之间,玩具成为了一个新兴的纽带。特别是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一场具有颠覆性的潮流运动,正在悄无声息地进行。

替代奢侈品

兴起于国内一线城市的潮流玩具展已经成为了潮流玩具消费文化的重要载体,也作为连接设计师工作室与粉丝受众的重要纽带。目前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潮流玩具展会,北方以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Beijing Toy Show, 简称BTS)为代表,南方以上海软胶玩具节(Sofubi Shanghai Festival,简称SSF)和台北国际玩具创作大展(Taipei Toy Festival,简称TTF)为代表。

在中国大陆,上海是潮流玩具文化最先流行的城市。几年前,上海这样的城市一年只有一场潮流玩具展;如今,展会每个月能有2-3场。

北京是潮流玩具的新兴前沿阵地。2017年9月,在北京BTS展会上,三天时间聚集了超过两万人次的玩家,他们来自全国各地,甚至不乏有人从香港和台湾专程赶来,大部分人参展是为了能买到自己心仪的玩具。

Minnie(化名)是参展的潮流玩具收藏爱好者,85后,家境殷实,来自四川乐山,接触潮流玩具是在两年前,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她的先生和她年纪相仿,在成都做进口车贸易。这次先生专程空出了3天时间,陪她一起来到北京,目的只有一个——买玩具。

虽然接触潮流玩具只有两年多时间,但Minnie坦言自己已经“入坑”。接触潮流玩具之前,Minnie喜欢买奢侈品牌的衣服和包。如今,玩具已经替代了衣服和包的位置,重置了她的奢侈品消费结构。“买玩具和买包不一样,买包满足的是虚荣心。包包丢了还能再买,要是玩具娃娃丢了就会很心痛。”Minnie说。

心痛不仅仅是因为对玩具的感情,还有另一层含义——被玩家收藏的潮流玩具都是限量发行的稀缺品,一旦失去,就很难再买到同款。即使有其他玩家愿意出手,价格也可能是发行价的十倍甚至更高。“买玩具更多是自己喜欢。妈妈对我很无语,好几个朋友都觉得我傻,大家会质疑,都快30岁的人了,怎么还专门飞到北京去买玩具?”Minnie笑着说,“但我的婆婆很支持我,她说趁年轻就应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Minnie每个月在潮流玩具上的消费超过1万元人民币,还在家里布置了专门的房间来摆放琳琅满目的各类藏品。

“玩玩具,可以找回最初的自己。”Minnie说,“买到自己心仪的玩具,那种感觉就像小孩子买到棒棒糖会开心一整天。”

然而,如果与心仪的玩具失之交臂,Minnie偶尔也会大哭一场。买不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很多玩家疯抢。展会上售卖的潮流玩具都是限量发行,由设计师工作室直接向玩家出售,单款发行量在几十只到上百只不等。

Minnie曾尝试直接联系到玩具的设计师,期望能以较高的价格直接购买某一款曾经发行过的限量玩具,却遭到了设计师的拒绝。通常,发行过的款式,无论玩家如何追捧,设计师们都不会再次复制。无论是出于IP运营的目的,还是职业自律的要求,限量都是潮流玩具设计师们坚守的一道铁律。

在BTS展会上,Minnie和先生预设的消费限额是4万,但没有想到的是,第一天就买了价值超过3万的玩具。“低估了自己。”Minnie说。

Kenny是Minnie喜欢的设计师,知名潮流玩具Molly形象的作者,BTS展会的明星之一。展会的一个环节是Kenny现场绘画,玩家竞拍。Kenny现场手绘的画作长宽约两尺,以Molly玩具形象为主题。Minnie连加了3次价格,但画作最终还是被另一位穷追不舍的藏家买去,成交价2.5万人民币。“夜排”是世界各大潮流玩具展的特有风景。对于众多潮流玩具收藏爱好者而言,彻夜排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距离BTS展会开幕的前一天,早在上午11:00国家会议中心就已经有人陆续开始排队,到下午4:00时,展厅外已经排了200多人。人群让Minnie感到沮丧,她和先生决定展会开幕当天上午6:00到现场排队。第二天清晨到现场时,发现前面已经排了超过了400人。“夜排”现象与展会现场发售限量玩具密切相关。参展的设计师工作室通常会在展会现场发售发行量极少的玩具。物以稀为贵,这些限量玩具成了大量潮流玩具收藏爱好者的目标。与之相伴的,还有广大玩家对潮流玩具价格的爆炒。

Minnie在展会第一天购得了心仪已久的“潘神”限量玩偶,发行价1999元人民币,当天只发行了40个,这是她排队4小时的收获。“潘神”是一个韩国设计师品牌。同一时间,闲鱼二手交易平台上已经有人挂出了以5000元的价格公开出售“潘神”的信息。近两年,闲鱼二手交易平台已经成为潮流玩具交易最重要的网络渠道。“现在潮玩有点变味了,很多人都是为了炒价格。排队时就听到有人说,今天要是买到了一款玩具,挂在闲鱼上立马就能赚几千。”Minnie抱怨说,“这些人并不纯粹”。

Minnie的抱怨指向了一个现象——黄牛。实际上,参与“夜排”的数百人当中,至少有三分之二属于黄牛群体。无论是北京、上海、香港,还是台北、曼谷、纽约,世界各地的潮流玩具展上都能看见大量黄牛的身影。

另类黄牛

在BTS展会现场,距离展会开幕还有十五分钟之际,排队区域爆发了激烈的言语冲突。据现场的玩家反映,有大量黄牛混迹排队人群之中。多位玩家情绪激动,认为有失公平,并将矛头指向了在现场维持秩序的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对此,王宁一脸无奈。“我们也不能把黄牛赶走,毕竟他们也是守规矩排队的人。”王宁说。

BTS展会上的黄牛,大多数都由洋仔(化名)雇佣。洋仔是北京潮玩圈的资深头部玩家。迄今为止,他已经买过价值超过100万的潮流玩具。洋仔还有另一层身份——某大型投资控股集团子公司的执行董事。“我雇佣过N次黄牛了,不仅仅是在展会上。一些实体门店也会发售一人限购一盒或者两盒的限量玩具。”洋仔说。

今年9月的BTS展会上,洋仔雇佣了近200位黄牛,展会3天时间,每位黄牛一天的价格是500元,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排队买玩具,而且是彻夜排。事实上,这些黄牛是由北京的7位头部玩家联合聘请,洋仔负责执行。他本人也亲自到现场陪同黄牛参与夜排,几乎三天没有休息。“北京潮玩圈的头部玩家关系很好,彼此之间时常一起沟通,一起聘请黄牛,一起定价,共同维护市场秩序。”洋仔说。

潮流玩具是洋仔的个人爱好,雇佣黄牛倒卖玩具只是副业,他本人也并不排斥从交易中获取部分经济利益。洋仔雇佣的黄牛会买到重复的玩具,洋仔只留下一个自己收藏,其余的通过闲鱼二手交易平台卖给别的玩家。洋仔卖玩具略低于市场价格,但相比于发行价,却也会翻上数倍。“我能做到的,就是买来的玩具不花钱。”洋仔的言外之意,是指用倒卖玩具赚来的钱,覆盖掉自己收藏玩具的成本。洋仔认为他与普通黄牛存在本质区别,他不通过炒作玩具赚钱。

黄牛的存在让普通潮流玩具收藏爱好者心生怨念,尽管一些潮流玩具展会主办方也曾努力尝试在排队人群中区别对待玩家与黄牛,效果却不理想。在上海的某个展会上,为了阻止黄牛排队买玩具,主办方采取了向排队者提问的方式解决问题。然而,这种做法造成了误伤。一位小姑娘是Molly的粉丝,她被问及“大久保的全名叫什么?”但她没有答上来,被取消了购买资格。“买潮玩和追星不一样,对于粉丝来说,真的不关心大久保的全名叫大久保博人,我们只是喜欢他做的玩具。”洋仔解释说。

还有的展会主办方尝试过抽签的方式发放购买名额,但黄牛最终还是胜利,因为人数众多。“真正意义上的潮玩,具有很大的市场价值。三个元素铸造潮玩,第一,粉丝量;第二,产品;第三,IP。”洋仔说。“很多人不理解买一个玩具要花几十万。”洋仔说,“在潮玩圈内,钱很毛,不经花,钱不值钱。潮玩有一大弊病,就是一般人玩不起。如果要集齐全套像小夏猫这样的玩具,至少要花费几十万人民币”。

具体来说,一款发行量为100的玩具,可能落在了100位不同的人手里。这部分人中,有50个人不愿意出售;有30个人可能现在很喜欢,以后不那么喜欢,还有20个人可能是商贩或者黄牛,他们都为了商业利益而囤积居奇。对于一个普通玩家来说,如果要购买1件玩具,只能从那20个人手里去买。然而,这20件玩具面向的是全世界的玩具收藏爱好者。在此背景下,玩家争相哄抬价格不足为奇。

洋仔雇佣大量黄牛排队的经历并不局限于国内。“在泰国玩具展上,聘请一位突突车司机排队一天的费用是800泰铢。”洋仔说。

用玩具理财

Sunny(化名)与Minnie互为“娃友”。娃友,是玩家之间自发形成的一种特殊的身份认同。Sunny也是80后女性,现就职于四川成都的一家大型国有券商,比Minnie年长几岁,接触潮玩的时间更长。两人通过潮流玩具的二手交易相识,并成了好朋友。

Sunny一年四季很少买流行款式的奢侈品。然而,在过去几年中,Sunny已经买了价值数十万人民币的潮流玩具。有些玩具买不到,她索性就动手自己做。

Sunny与Minnie因Sonny Angel而结缘,不同的是,Minnie“入坑”,而Sunny“退坑”。入坑,是指新入场的玩家开始收藏某一品类的玩具。退坑,是指老玩家将自己收藏的某一品类玩具尽数出清。

值得注意的是,老玩家“退坑”时,并不会低价“甩卖”自己珍藏多年的玩具。由于玩家追捧催生了大量的二手交易行为,在特定时期内大多数潮流玩具已经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市场价格,而老玩具升值是大势所趋。

Sunny“退坑”Sonny Angel,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市场上不断出现的山寨品。这些山寨品主要通过淘宝、闲鱼等网络交易渠道流通。一开始她不以为然,自信凭借肉眼就能判断真伪。然而,近两年山寨品的工艺和材质日益以假乱真,让Sunny心生惶恐。山寨品日盛的背后,是被大量玩家疯狂炒作的正品价格。2014-2015年,一些稀有款式的Sonny Angel娃娃价格翻了几十倍。

Sonny Angel价格暴涨发生在2016年初,Sunny“退坑”也是在那个时间点。“退坑”总是与“回血”相伴。每当玩家对玩具品牌的兴趣发生转移,为了能够有足够的资金用于收藏新品,通常会卖掉此前的一些藏品,圈内将此行为称作“回血”。一定程度上,“回血”催生了繁荣的潮流玩具二手交易市场,也间接加速了泡沫的膨胀。

潮流玩具的火热,甚至影响到了代购领域。这类人成为了黄牛大军的一份子,加速了限量版玩具的供求不平衡,也让玩具价格水涨船高。

“有一些玩家,把Sonny Angel当成了理财产品在买。”Sunny说,“投资回报率还挺高,两年几十倍收益,炒股都赚不了这么多”。

Sonny Angel的投资热只是潮流玩具金融属性的冰山一角,大量新兴潮流玩具品牌不断崛起之际,潮流玩具的升值趋势日益明显,有越来越多外围的投资收藏爱好者开始进入这一领域。大部分知名设计师的玩具,在数年时间内,价格翻了几倍到几十倍不等。

很多玩家很享受玩具投资升值带来的成就感,就像买到了涨停板的股票一样。一位圈内比较活跃的玩家最近以数十万人民币的价格出清了自己收藏的某一套玩具,还把闲鱼昵称修改为“买啥涨啥”。

在中国的潮流玩具收藏爱好者中间,也正在形成一定的收藏规范和购买规律。比如:拒绝盗版;聚焦有升值潜力的知名设计师作品;选择型号较大,限量少,初始发售价格较高,购买难度较大,有特别纪念意义的玩具等等。

然而,相对而言,这种规范也无法阻挡大量新进玩家的非理性购买行为。大量新进玩家跟风购买,是潮流玩具整体价格暴涨的重要因素之一。

有玩家认为,潮流玩具的价值通过流通来展现,因为流通才能把快乐传递。在潮玩圈,最基本的流通方式就是交易。而各类互联网交易平台的诞生和普及,不断强化着潮流玩具的金融属性。在中国地区,闲鱼已经成为潮流玩具的主要线上交易平台,其中也不乏拍卖活动尝试。而拍卖形式本身不断推动着玩具市场价格走向新的高点。

潮流玩具的价格机制颇为微妙,拍卖是影响价格的重要机制之一。出自名家的潮流玩具作为艺术作品也活跃在主流拍卖市场。

潮流玩具的天价拍卖案例在中国尚属罕见,不过,玩具高价拍卖的风潮却是有增无减。近日,有玩家在闲鱼平台挂出了全套出让 CA-COOCA玩具的信息,价格为29万人民币。

今年10月,台北TTF拍卖会上,香港设计师Kenny与日本设计师大久保博人合作出品的一款Molly形象玩具,成交价格为6.5万人民币。成交之后,当天在闲鱼二手交易平台上,几乎所有卖家都把Molly非盲盒类系列玩具的价格大幅度提升。当天有一位玩家挂了一款自己收藏的Mi-ni大久保Molly到闲鱼,此前的市场价已经被炒到了2800元,这次该玩家挂出了4000元的价格,但没想到竟然一分钟就被玩家拍下,当天同款玩具价格又飙升到5000元以上。

更多精彩欢迎扫码

摘自: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