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互联网金融联盟

暴亏9000万美元也吓不倒他 这位货币之王如何在交易界叱咤风云?

一起学外汇 2019-10-26 11:37:20

本文摘自杰克·施瓦格所著的《华尔街点金人》。在本书中,作者再次对若干在金融市场上取得杰出成就的超级交易员及投机客进行访谈,探讨的重点包括:他们怎么操作?为什么他们不同于其它的交易员?一般交易员和投资人究竟能从他们身上学习什么教训?


在所有金融市场的份额中,与货币市场相比,股票和债券市场微不足道。在这个巨大的市场中,历来只有为数不多几个交易人能够呼风唤雨。虽然这些交易人动辄动用几十亿美元——对,几十亿美元——金融界的大多数人却对他们并不了解,更不用说一般公众了。比尔·利普斯查茨便是其中一位。

尽管比尔的生意做得很大,但他一直努力使自己不为公众所知,很少抛头露面。他在所罗门兄弟公司服务8年,是该公司最大最成功的货币经纪人。后来他离开所罗门兄弟公司,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做货币代理业务(开始时公司附属于美林证券;后来成为完全独立的公司,罗沃顿资本管理公司)。

下面是我们的谈话记录:

外汇交易的重点在于获取信息

问:你是根据各种信息做交易吗?

答:外汇交易的全部内容就在于此。

问:你能否举一个最近的例子来说明信息对外汇交易的重要性?

答:当柏林墙被推倒后,市场的普遍气氛是,大家都想把资金引入东部德国参与重建工作。人们都认为大批资金流入东欧后,德国马克将是最大的受益者。后来,人们才认识到,把东德完全纳入统一的德国需要比料想更长的时间。

这种态度的转变是怎么发生的呢?德国总理科尔发表讲话称:统计数字表明东部德国失业率很高。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生活了多少年的东德人开始嚷,“我们不想像西德人那样辛劳工作。另外,国家为什么不再报销我们的医疗费?”投资领域的人士开始认识到,重建东欧将是一个漫长过程。这种思想逐渐在金融领域占了上风,结果,资金便开始流出德国,德国马克更逐渐受到冷落。

问:那么,你获得信息的方法就是和许多外汇市场的人士交谈吗?

答:是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同时以同样的方式去看待一些事情。理解这一点至关重要。你需要搜集各种消息,发现市场正走向何处。例如,今天外汇市场可能以利率差为重点,明天外汇市场可能又转向资金增值的潜力,这两者的走向恰好相反。(追逐利率差额利润意味着投资者将把资金引向拥有高利率的工业发达国家,而追求资金增值潜力刚意味着投资者将把资金投入经济和政治前景看好的国家,一般来讲,这些国家的利率较低。)

面对9000万美元亏损仍然能灵活处理

问: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交易吗?

答:有一次交易是我第一次感到很害怕。1988年秋天,货币市场风平浪静。德国马克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随着我们不断摸准越来越小的价格变化.我们的交易规模却在不断扩大,而仍有获利。结果,在当时价格涨跌幅度很小的形势下,我们的交易规模比平时更大。

我知道戈尔巴乔夫要到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但是,我不清楚他会说些什么。当时,我做了一笔30亿美元对德国马克的空头。

问:30亿德国马克!是不是你做过的最大头寸?

答:现在我做的还要大些,但那的确是一笔不小的头寸。市场一直在很窄的、接近1%-2%的区域内游动,我期望这种形式的价格运动会继续进行。那时候,戈尔巴乔夫就裁军发表讲话,在圈内人士看来,这意味着美国也有可能裁减它的军备——这一行动将有助于改善其预算赤字。所有这一切被人们视为美元将牛气冲天的征兆。在纽约,美元己开始向上启动,市场没有什么头寸。很快美元又爬上至l%多,我知道,我遇到了麻烦。

问:30亿美元的l%就是3000万美元!一个下午就出现这么大的损失吗?

答:其实就发生在8分钟之内。当时我整个心思在于,如何在东京货币市场上午7时开张时和他们取得联系。如果非要买进30亿美元不可,你只能到东京市场上去做。在纽约的午后市场上你也达不到目的——甚至一整天正常的交易形势下也不行。更不用说那天有重大消息面出现。我的战略是想再做一笔超过30亿美元的交易做平衡。一般情况下,如果你在午后的纽约市场卖掉几亿美元的话,市场元气就会大衰,那天我已经卖出了3亿美元,纽约市场刚能吸纳。

我的办公室人员都不知道我们头寸的规模,当然罗伯特是例外,他是我的第二把手。我看着罗伯特说,“市场行情跌下来了吗?”他做个鬼脸,慢慢地摇着头。我认识到,我真的无法弥补这笔交易损失了。我害怕极了。我记得当时想:这简直是一粒子弹打中了我的后脑。

公司总裁汤姆·斯特罗斯坐在离我15米远的地方。我站起身,走到斯特罗斯身边,对他说:“汤姆,我们惹了麻烦。”他看着我,镇定地说:“什么麻烦?”我回答:“我做了美元的空头,我做错了交易。我一直想办法把行情压下去,但是看来无济于事。我没有办法买回这笔美元了。”

他仍然镇定自若地问,“我们的损失是多少?”我答道:“大概是7000万——9000万之间。” “我们要采取什么措施呢?”他问我。我说,“如果我决定买进一些,我就得到其他各市场去买,而且数额不会太大。更重要的是,这样做会导致市场行情更不利于我们。第一个目标是东京市场。当东京市场开盘时,我得先看看那里的行情如何。我打算先买进原来空头数额的一半,然后再说。”

几天后,当谈起这段经历时,罗伯特说:“9000万,你赔了9000万。你明白那意味着什么?”我问他,“换你,该怎么办?”他说:“我会穿上棉袄,走出办公室。我当时会想,我完了,我被炒了鱿鱼。”

问:这笔交易的最后结果如何?

答:东京交易所开盘后,美元出现下跌,所以,我按计划补进了空头交易的一半数额。美元继续下跌,我又在欧洲补进一些。当天,这笔交易总共损失掉1800万,在当时看来,这已经是不小的胜利。

问:处于你当时的情况.大多数人都会急于摆脱围境,而在东京市场开盘时不顾一切补足头寸。显然,你还是避免了感情用事,依照自己的市场判断行事,只购进一部分。

答:我没有在东京市场上一举补足头寸,因为那样做是错误的市场判断。实际上,我从失败的交易中学到的东西比从成功的交易要多得多。

问:从整个事件中你学到了什么?

答:我意识到自己的市场判断仍差得太远——不是指的行情方向,而是敏锐地察觉市场突变的能力。出现这种自己无法控制风险的情况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情况。

货币之王的价格决策之道

问:我很想知道你是如何进行价格决策的。举一个德国马克的例子来说明吧。如果你期望美元将对德国马克升值。那么,你做这个推理的原因何在?

答:首先,我特别关注西德统一对德国经济会产生什么影响。东德的基础设施建设问题需要10年,或10多年的时间解决。另外,对德国中央银行进行改组以吸收原东德银行界代表也包含很多不确定性。最后,现在的科尔政府看起来基础并不牢固。所有这些因素都会成为资金流入德国的障碍。

与此同时,还有其他因素供你参考。如,美国的低利率政策表明美联储将继续刺激经济增长。另外,一些经济统计数字也显示美国将走出衰退。因此,人们综合上述因素后会认为,美国尚不失为一个投资的好地方。

问:形成资金走向的思维定式后——比如,现在所说的美元要对德国马克升值后——你又怎么去判断自己的分析不是错误的?

答:让我改变主意的情况包括,德国政府有迹象要采取措施有效解决我列出的上述问题,或者,新的经济统计数字表明,我认为美国经济走出低谷的观点过于乐观——也就是,让我对美元保持信心的种种情况出现了逆转。

问:为了说明交易的复杂性,我们这里假定上述基本市场因素都没有出现,但是美元却开始下跌。你怎么断定自己错了?你采取什么措施来避免出现重大损失?

答:我相信会出现你所设想的局面——但是如果价格走向与我的预见不符,我会做大额多头的头寸吗?不,我会稳妥地只买进一些。如果你的时机不太准的话,你最好保持较小的规模,这样,才不至于砸自己的脚。我总是在市场符合我的判断时才把交易规模稍稍扩大。

问:我来问一下上述问题的反面:假设美元开始攀升——也就是,你的市场走向判断是正确的。但是你以前进行判断的基本面发生了变化,你会因为市场行情走向与你的判断一致而坚持自己的头寸呢,还是据已做出判断的基本面发生变化而出市呢?

答:我肯定会出市。如果这样的局面出现,其中肯定有我没有理解的因素在起作用。与你一知半解时,你不能参与交易。那样做没有什么意义。

比尔眼中的优秀交易员

问:你认为出色的交易员有时候要借助于对市场的直觉吗?

答:一般来说,我认为好的交易员绝不靠匹夫之勇——至少不是能持久的交易员。对我来说,交易决策是经过反复考虑,而且在入市前都会经过理智地计算。阻止交易员呈匹夫之勇的原因很多。例如,我在交易前,总是问自己,“如果交易出了问题,我该怎么办?”做大头寸,此类问题更加重要。另一个重要的考虑是如何最好地表达你自己的交易思想。通常我直接作多头或空头,我总是反复想,依照自己的判断,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套期交易才是最有吸引力的回报和风险组合。所有这些考虑自然排除了鲁莽的市场决定。

问:你认为真正优秀的交易员应具有哪些特点?

答:让我们不妨从类推说起。我上大学时,我的印象是,真正很聪明的人做得很好,虽然他们不一定很用功,而另一些很用功的人做得也很好,尽管他们不很聪明。与此相对照,在交易中,我认为两者对交易都必不可少。我认识的最好的交易员确实都很聪明.而且他们也很勤奋——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勤奋。

补充一句,我所说的工作勤奋,是指对工作负有责任感和投入精神。绝对不是说耗在办公室多少小时。这些交易员对市场行情投入巨大的精力进行研究。他们利用市场行情,评估市场走向,搜集市场信息,然后再预测市场未来状况。他们总是不断地问自己:我现在做的对吗?我现在做错了吗?我怎样才能做得更好?我如何才能获得更全面的信息呢?他们就是这样投入。

许多人认为,做交易依据几个规则就万事大吉了。但我认为,你的行动要因地制宜。因此,很多人只想做一个利润丰厚的成功交易员,而不愿承担责任和饱尝艰辛。做事情离不开辛苦劳动。

问:所谓的辛苦是指什么?

答:你需要放弃很多东西。权衡之后,只能有所得必有所失。在其他人做梦的甜蜜夜里,你正坐在显示器前,眼睛盯着不断变化的各种数字,心中正痛苦不堪,因为市场正与你作对,你不知道市场基本面是否已经变化,或者只是暂时的影响不大的变动。这些是很折磨人的事。

写在最后

李普斯查茨的交易经验之一便是,你不要突然入市或出市。他实际上都是循序渐进地入市或出市,根据市场行情不断调整交易头寸的规模。如果你实行规模不断递进的交易方针——先将目标交易的一部分付诸市场行动,其余看行情再行事——这样,在市场继续依照你的判断变动时,你至少可以保证一部分头寸会带来收益,同时又避免了全部头寸投入后所引起的巨大风险。

相反,采取逐步递减头寸规模的策略也可以保证交易长期保持较高的收益率。如果全部退市,当市场向前变化时,许多利多行情便会与交易员擦肩而过。当然,递进或递减经营策略也有例外情况,那就是当你对行情有100%的信心和把握时,你便可以将全部头寸投入市场,或完全出市。

在我写的《投资高手》中,玛蒂·舒尔茨认为,当你对一笔交易很着急、很恐惧时,行情未必像你想象的那样糟糕,所以不要出来。因为对你不利的行情不会没有终结,捱过一段时间后,对你有利的市场因素便会日趋活跃和有力。在市场上,不论是基于基本分析或技术分析其他人也会产生同样的悲欢情绪。比尔·李普斯查茨在这方面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他以德国马克对美元做空,头寸极大,随即面临美元利多的形势,他只得等着东京市场开场来发现足够头寸做多。但是,等东京市场开盘后.美元相当弱,使他很轻易地摆脱困境。从这个实例中可以看出,李普斯查茨毕竟是市场老手,遇到市场不测时,他灵活机动,并没有急于在美国市场做多,从而避免或减少了损失。


文章来源:金十数据

学会了技术,却不知在哪个平台操作??

敬请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易拓金融”(ID:esteema2007)

      易拓金融(Esteema Financial Solutions Pty Limited)是受澳大利亚金融管理局(ASIC)监管和英国金融监管局(FSA)监管下的一间顶级从事期货和外汇零售交易的公司。

捕捉外汇市场趋势,助您投资盈利。↓↓

敬请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一起学外汇”(ID:yiqiwaihui)

      为您提供外汇市场趋势,解析外汇市场事件分析,捕捉外汇交易黄金时机,给你每天最需要的金融维他命,促进盈利生长,加强亏损免疫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