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互联网金融联盟

市值超7000亿美元,逼近苹果公司,微软史诗般变革

梧桐会WTC 2019-04-14 16:57:40


过去4年,微软股票的漂亮走势,只有腾讯股票可媲美。


1


企业家的最高境界是:兼具禅心和同理心。禅心创造用户尖叫的产品服务;同理心让朋友多多敌人少少。


乔布斯、任正非都具禅心之威,扎克伯格、马化腾则同理心澎湃。阿里巴巴的敌人和朋友一样多,4年前的微软有过之无不及。


直到印度人萨蒂亚·纳德拉:一位生活中坚强伟大的父亲、一位禅心同理心融会贯通的极客,接任微软CEO。




就在上一周,微软市值突破了7000亿美元。四年来微软股价涨了三倍与苹果公司不到两个中国式涨停板差距。


随着苹果X要停产消息,微软Azure云业绩逆天反弹爆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苹果跌个10%,微软涨个10%,是大概率事件。


微软重回巅峰,再次成为最受欢迎的科技公司之一。


要说大公司成功转型伟大变革:只服微软。可怜的GE和IBM还在谷底徘徊。


过去四年,是微软史诗般的变革,将重新引领未来全球科技变革。



2


四年来,萨蒂亚·纳德拉每隔周末都要往返西雅图·温哥华去看望患有阅读障碍症的女儿,还有在此照顾的妻子。平时下班后则匆匆赶回家,陪伴轮椅上重度大脑瘫痪的儿子。


生活中纳德拉遭遇的不幸足够多,但没有击垮他。他是一名称职的丈夫,认真生活充满爱心的父亲,还是直接影响分布在190个国家、十几万员工家庭生计的微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4年前,微软危机四伏内外交困,被认为是无可救药的:在市场和客户心中形象跌入冰点。


4年来,纳德拉做对了什么?


让官僚主义盛行的微软浴火重生。


微软的重生将给每一位要转型要变革的企业家启示:


没有禅心,你就失去用户;

没有同理心,你就失去伙伴。


这正是转型的变革矩阵。



3


人们很难从纳德拉的脸上捕捉到家庭遭遇不幸的烦躁忧郁神情,也听不到怨天尤人宿命般的长叹息。直到他最新传记《刷新》一书中,人们才深刻了解,纳德拉内心强大的支撑点——同理心。


同理心不仅帮助纳德拉挽救了家庭生活;

同理心也帮助纳德拉挽救了微软。


2014年2月4日一个寒冷的上午,在西雅图雷德蒙德微软园区的D号工作室,也是XBOX游戏娱乐办公区、三层玻璃外墙建筑的中庭:近天命之年、47岁的萨蒂亚·纳德拉,咧开嘴笑着站在盖茨和鲍尔默中间,成为微软40年来第三任首席执行官。



那是移动端热火朝天的时代。微软不仅没有领先,甚至连参与的机会都没有,也没有人带它玩。


尽管微软依然是最赚钱公司之一,人们不得不为微软产品付费,但人们憎恶微软。股价长期低迷,没有人知道微软将向何处去,许多人认为微软在走向末路。


要大胆,要正确。


20多年前加入微软时,首席执行官鲍尔默给他的忠告。


现在他接过鲍尔默CEO的权杖,不仅要大胆要正确,更要让微软重生。


佛陀诞生于印度,但印度真正信仰的并不多。


就像过去十几年那样,想尽一切办法让儿子重生。纳德拉已经为微软重生,进行了22年的准备。


4


纳德拉的父亲是印度公务局官员,一生崇奉马克思。为了激发他的求知欲,便在小纳德拉房间里挂着马克思的画像。


家庭因素塑造了纳德拉的品性:学习、合作和团队精神。这正是微软转型变革所需要的品质。


错失了移动革命,微软决定把宝押在云革命上。


当时能看懂云革命逻辑的不多,2008年鲍尔默让纳德拉接手云业务,并明确告诉他没有降落伞,干不好就是他在微软的最后工作。


云服务的逻辑非常简单:个人计算机已经在办公家庭普及,由于数据需求急剧增长,传统上由企业自建服务器搭建数据中心,但这样成本太高且没有弹性,已经不合时宜。


云服务以标准方式汇聚计算资源,企业可以通过现买现付模式,弹性扩展需求或收缩。云服务商在各地投建庞大数据中心,然后以较低价格租给用户,这就是云革命。


于是,微软对搜索志在必得。搞云先搞搜索的逻辑是搜索服务首先是一个分布式计算系统,是一个拍卖式定价模式,是一个机器学习驱动。机器学习是数据分析重要形式,是通往人工智能的必经之路。)


搜索技术业务的特征恰恰是云革命基础,为何亚马逊和阿里巴巴能够抢得云革命船票也逻辑在此。


百度为何占据先天优势却丧失云革命先机?在莆田民营医院奶水的喂养下,李彦宏失去了禅心,也没有了同理心。


微软云革命仰赖一位重要华人科学家,他的名字叫陆奇。没有陆奇就没有微软搜索必应。多年之后李彦宏请来了陆奇当CEO,这大概是百度上市后最英明的一次决策。


那时陆奇还在雅虎工作,鲍尔默纳德拉联袂跑去硅谷拜会。在回来路上鲍尔默对纳德拉说:你要做好给陆奇打下手的准备。这当然会让纳德拉失去更好晋升机会,但是纳德拉非常乐意,他琢磨着可以从陆奇身上学到许多。


纳德拉这种爱学习的品性,来自将一生奉献给印度公务局、一生崇奉马克思的父亲。



5


在父亲给自己房间里挂着马克思画像时,母亲作为对父亲的回应,挂了一幅印度司掌财运女神——拉克希米的画像。作为大学里教梵文的老师,母亲希望他过得快乐,不拘泥于任何教条。


有了三年搜索经验后,纳德拉获得机会担任Window服务器和数据库系统部门负责人,这里才是云革命产品服务的主战场。


那时亚马逊AWS已经获利数十亿美元,亚马逊已经引领一场革命。所以留给纳德拉的时间并不多。


如果说搜索让纳德拉掌握了诸如贝叶斯估计、机器学习、模式识别和随机性决策。那么2011年~2014年的三年,微软云平台Azure的技术路线图确立了微软在云革命中重要地位。


纳德拉开始大批量招兵买马,数字革命的世界稍纵即逝。


不多不少花了六年时间,纳德拉给微软打造了一个200亿美元的云市场。这正是微软得以翻身的资本,这也正是微软赖以重生的机会。


这,也是为何董事会经过半年寻找,最后选择了纳德拉的原因所在。


家庭塑造了纳德拉;


纳德拉将改变微软;


微软将改变数字世界版图。




6


2014年2月4日纳德拉上任CEO第一天,要面对的核心问题有两个——创新被官僚主义取代、团队协作被内部政治取代。


重塑微软文化,寻回微软丢失的灵魂。几乎每一家需要转型的企业,都遇到类似症结——公司不再有同理心、核心团队不再有禅心。 


纳德拉请来了专注于正念训练的心理学家迈克尔· 热尔韦。迈克尔刚刚帮助了西雅图海鹰队获得了超级碗的冠军。


2014年2月一个周五的清晨,微软的高管们围坐在一起,手机被收起来。在迈克尔的鼓励下,高管们一一分享了个人爱好、人生哲学。尽管纳德拉在微软工作了22年,但这是他第一次听同事们谈论自己,而不仅仅是业务:人们谈了天主教的起源、儒家教育、精神性以及作为父母的种种艰辛。



当时的微软最高层团队有两位华人科学家:一位是人工智能专家沈向阳、一位是搜索专家陆奇。


纳德拉发现有些人的眼里噙着泪水,他想起了第一次到微软面试时,面试官理查德问他的问题:如果一个婴儿躺在街上哭,该怎么做?


拨打911


纳德拉脱口而出。


理查德在送他出门时说:


小伙子,你需要一些同理心,你应该把它抱起来。


纳德拉是聪明的。微软集中了世界上最优秀人才,微软所面临的问题与其说是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机会,不如说陷入了深深的心理困境。


转型首先是心理问题,变革首先也是心理一关。这是诸多大道理之上的的硬道理。


面对着困惑的高管团队,纳德拉告诉他们:


我们把太多时间花在工作上了,这没有太大意义。


创意让人兴奋,同理心是立足之本。

每个人把创意和公司能力相结合,微软将攻无不克。


创意来自禅心;

同理心来自对世界的热爱。


从那一天周五开始,微软高管们的角色发生了变化:每一位领导者都要利用微软去追求个人的爱好,进而用技术产品服务赋权他人。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又精疲力尽的日子。有些人离开了微软,一些优秀的人来了微软。


纳德拉就像一个布道者,微软的转型和变革拉开序幕。



7


纳德拉的同理心来自家庭变故,那一刻差点击垮了他。


1996年8月13日深夜,做了紧急破宫产后,儿子出生了。由于宫内窒息,儿子一出生即患上重度大脑瘫痪,将一生依靠轮椅。


妻子安努给了他莫大安慰。作为父母要深刻理解儿子的遭遇,对他的痛苦和处境给予同理心,同时接受作为父母的责任。


多年后面对儿子病情一成不变,纳德拉已经可以做到泰然处之。


深刻理解和接受命运无常,不再因为人生中的起起落落过于激动,对周围事物产生了深深同理心、怜悯心。


在纳德拉接过微软CEO权杖时,微软就像坐在轮椅上的科技巨人:亟待转型、亟待变革。


转型意味着一连串的企业文化转型;变革意味着一连串未来技术布局。两者都是缓慢而艰难的,又必须是看得见的。


文化变革首要的是打破僵化思维,推动成长性思维。


在僵化思维公司中,员工要向别人证明自己无所不知,证明自己是屋子里最聪明的人。按时交付和完成数字目标压倒一切,会议安排得井井有条,层级体系是最严格的。


成长性思维并不复杂,首要的是以客户为中心。以初学者心态了解学习客户及他们业务。给客户带去惊喜,赢得他们的喜爱。


其次,多元化和包容性让团队处于最佳状态。每次会议上不仅要听,还要尽可能让其他人去讲、去表达自己的想法。


最后,是一个微软,而不是一个邦联领地。创新和竞争并不尊重组织边界,要跳出舒适区为客户创造价值。


成长型思维对于要转型变革企业,其重要性不言自喻。一个重要指标是:在一个跨部门、跨级别会议上,不再是牢骚满腹,而是对解决问题的高度关切。作为公司的领导者,就是要在一堆狗屎里找到玫瑰花瓣。


纳德拉分享了作为领导者的三条原则:


第一是向共事的人传递明确的信息;


第二是领导者要产生正能量;


第三要找到让事情成功的方式。


领导过程面对的是孤独,是噪声。但领导的职责,是让团队更优秀。





8


2014年3月,纳德拉上任的第二个月。苹果公司给微软发来了一封绝密邮件:苹果希望微软能够优化Office365。苹果是微软一直以来最大竞争对手,也是最难缠对手。外界将两者视为劲敌。


是敌人还是朋友?这是转型和变革需要拷问的问题。


在传统商业世界,敌人和朋友泾渭分明。而在移动数据世界,敌人和朋友已经模糊。


纳德拉开始重新审视商业世界,直到在一次营销会议上,他从口袋里掏出了iPhone手机,引起现场的惊讶和阵阵笑声。苹果很快捕捉到了这样的讯息,他们感觉到了微软有了一种新的开放精神。随后在iPad Pro营销峰会上,苹果和微软的高管联袂同台。




以知识产权官司要挟,咄咄逼人的微软一去不复返了,一个时代翻篇了。


微软的产品和技术分别进驻到苹果、谷歌、三星的系统平台上。


微软不再是移动时代看客,而是移动时代重要的参与者。



9


引领数据世界的未来三大变革将是混合现实、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


微软曾深深陷入深创新者的窘境:早在iPad之前就开发了平板电脑,在Kindle之前也开发了阅读器软件。但是太超前了。在触摸屏和宽带网应用之前,成了创新先烈。


创新的窘境在于:错过了趋势必然被时代淘汰,如诺基亚。但是忽视现有核心业务、追求未经检验的未来技术也是高风险。


为突破创新者窘境,微软确立了三大投资策略:


1.发展今天的核心业务和技术;


2.为未来孵化新创意和新产品;


3.投资于长期的突破。


Hololens连接着虚拟和真实世界,让微软成为一家性感的公司,这是一款让消费者尖叫的产品。


Hololens的真正应用才刚刚开启,蒂森克虏伯的工程师们,通过Hololens精准检修电梯。


大数据、庞大的计算能力和复杂算法使得人工智能从科幻变成现实,人工智能的视觉和语音识别能力在十年之后超过人类已经不是问题。


微软小娜每个月跟1.45亿人进行交流,这些用户已经提了130亿个问题。随着机器学习的进化,人人都将享有人工智能红利。


量子计算将突破现有计算局限。比如传统计算机要破解RSA-2048密码需要10亿年,但是量子计算机只需要100秒。


数学上的拓扑量子位将是重要突破命题,超导突破和全新的量子编程都将改变这个世界。


未来三大变革,微软已经站在了最前沿应用层面。相比之下,苹果公司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突破性进展了;对于谷歌来说,无人驾驶就是未来,还需要十年左右时间。


谁也阻止不了微软再次成为数字世界王者。


这是禅心和同理心的世界。

来源:商业史记(better-o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