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互联网金融联盟

【外汇观察】美元三连阳惊天逆袭,人民币日元上演“冰与火”

财经126 2019-01-18 14:45:09


隔夜汇市又是一番“腥风血雨”景象...


近日,美元兑一篮子主要货币上涨,创下年内新高,因在上周跌至逾三个月最低后,继续吸引低吸买家。但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近期不少美联储高层暗示加息或慢于市场预期,美元此轮涨势或难以持续。

(美元指数日线图)


明尼亚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出席由嘉吉主办活动的问答环节上发表讲话,呼吁美联储应考虑暂缓加息,以促进通胀和薪资上涨还应提高银行资本要求,最大型银行的要求翻倍,以预防经济危机重演。


卡什卡利表示,相比高通胀,低通胀更令人担忧。美联储应保持低利率,以促进薪资和通胀率上涨。美国通胀和薪资一直处于较低水平,只有维持低利率,才能使美国经济接近2%的通胀目标。

他认为,美国经济复苏相当慢,这是由于危机和衰退造成心理恐慌的缘故。他希望在美联储再次加息之前能看到通胀上升。

在被问到如何防止2008年经济危机重演时,卡什卡利表示,提高美国大型银行的资本要求是预防此类经济危机的最佳办法。对美国最大的几十家银行资本要求应翻倍,才能在将来出现经济危机、再度政府救市时,保护纳税人的权益。

另外,在谈到近期火热的比特币时,卡什卡利认为,比特币并不会对美元地位构成实质性的挑战,虚拟货币之间可能存在互相竞争的关系,现在对虚拟货币的影响下结论为时过早。

此前,在美联储利率决议中,卡什卡利和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投出了反对票,并且给出了反对的三大理由。他认为主要是考虑到通货膨胀率低,工资持续疲软,收益率曲线趋于平缓这三个因素。


与此同时,美国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博斯蒂克也表示,鉴于物价压力疲弱,且公众对美联储实现其2%通胀目标的信心可能流失,美联储2018年可能只需升息两次他表示,如果想让他支持三到四次加息,他需要看到通胀数据的进展开始更加符合他的预期。


除此之外,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同样认为,美联储应该考虑调整通胀目标。威廉姆斯上周表示,今年将进行3次升息,称已经稳固的经济将从共和党的税收改革中得到提振

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昨天则发表演讲表示,美联储应当重新评估2%的通胀目标若将通胀目标由2%调整为一个区间,将会大大增加政策的灵活性,设定在1.5%-3%区间不会引起混乱。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元回暖之际,两大亚太货币却各自走出了独立行情:日元大涨人民币大跌,而其背后日本央行和中国央行的最新举措,无疑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一则消息令日元多头看见曙光


日本央行宣布,对10年期以上债券的购买规模减少100亿日元。日本央行购买1900亿日元的10-25年期债券,较去年12月28日的2000亿下降100亿日元。同时25年期以上的债券购买800亿日元,12月28日为买进900亿日元。


消息出炉后,日元兑美元一度急升0.5%,至112.49,为1月2日以来最大涨幅,美市盘中继续震荡走低。


分析师Naeem Aslam表示,自2016年以来,债务购买的首次削减向市场发出了信号,即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党也即将结束。

  

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外汇策略师指出,日本央行的收益率曲线目标策略要求日本央行购买的日本国债少于80万亿日元的申报目标。

  

他们表示,这似乎更像是一场技术调整,而非实质性的政策调整。许多人希望日本央行今年调整政策,预计10年期日本国债的目标会更高。

  

对于日元汇率,Resona Bank武富龙太指出,在日本央行常规市场操作削减了债券购买规模后,日元买盘被触发,美元/日元短线大幅下挫。由于市场难以找到持续购买美元的动力,美元/日元本已承压。而随后与朝鲜相关紧张局势的缓和可能提振冒险情绪,进而推动美元/日元反弹走高,但美元/日元本周上行空间可能被限制在113.10/20附近。

  

此外,分析师Hiroshi Yanagisawa表示,日本央行缩减债券购买量是日元走高的诱因,因为眼下市场并无多少新的左右汇率走势的因素,而投资者对于在113中位水平买入抱持一种谨慎态度。去年外汇市场对日本央行并未予以关注,但如今市场有人预期,今年情形或将会有些许变化。


然而美元/日元或于112.35附近的云底获得支撑,因仅凭日本央行因素很难见大规模美元/日元抛盘,日内汇价触及112.06年内低点的可能性不大。



人民币大跌


相比于日元受到央行购债规模变化的提振,人民币隔夜则显然没有那么好运。左岸与离岸人民币昨天双双出现大跌,因市场有传闻,中国央行近期已通知中间价报价行暂停逆周期因子。


对此,人民银行昨晚回复称,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模型中,计算“逆周期因子”的“逆周期系数”由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行自行设定。各报价行会根据宏观经济等基本面变化以及外汇市场顺周期程度等,按照其内部报价模型调整流程决定是否对“逆周期系数”进行调整。


2017年5月26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消息表示,中国确实考虑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加入逆周期因子目的是缓解外汇市场可能存在的“羊群效应”。逆周期因子根据宏观经济等基本面变化动态调整,有利于引导市场在汇率形成中更多关注宏观经济等基本面情况,使中间价报价更加充分地反映我国经济运行等基本面因素,更真实地体现外汇供求和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


对于央行最新中间价模型变更,知名外汇专家韩会师表示,各家报价行将逆周期因子系数调整为0就可以使中间价不再受其影响。令逆周期因子暂停对中间价发挥作用,使人民币汇率定价机制更为透明。“当时美元贬值,人民币却不升值,为了防止羊群效应的扩散,单边贬值预期持续自我强化,因此推出了逆周期因子。”他称,而目前市场情绪已经稳定,逆周期因子继续存在的必要性已经消失,可以暂时退出。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逆周期因子推出之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开始出现反弹,从6.86连续升值,2017年内最高达到6.4345,全年累计升值幅度超过6%。因而在隔夜暂停逆周期因子的消息传出后,人民币出现短线大跌,并不难令人理解。不过,市场表示,这一变动对汇率的持续影响料将有限。

加微信群了解更多资讯


目前1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媒体合作热线:022-60991129

13821591050    

小编微信:kxh0817

财经126:一个有态度的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