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互联网金融联盟

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对美元和生产商的影响

伍德麦肯兹WoodMac 2018-11-08 13:41:22

“我们是否正处于新一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周期的早期阶段? 而这对美元的走势又将有什么样的影响?”大约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们抛出了这样的问题。回顾当时,全球经济强劲增长并推动大宗商品需求增加,美元也开始从为期15年的高点回落。显然,对于这两者之间“谁是因,谁是果”的争论已旷日持久,但不可否认的是两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最近金融市场的动荡也促使我们来重新审视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过去二年中,大宗商品的价格有了大幅改善。如果以2016年初为基点,商品价格指数平均已上涨了50%左右。当然,各类商品价格触底反弹的幅度和时间都不尽相同,而其中铁矿石和石油的反弹则最为耀眼——两者相较最低点都反弹了100%以上。如果从基本面的角度来解读,各类商品市场的表现也存在一定的差异性,但无疑在复苏的背后存在着一些共同的因素。伍德麦肯兹首席经济学家Jon Butcher先生指出,其背后最为重要的一个共同因素正是全球经济的复苏。

 

GDP增速从2016年一季度2.3%的低点,提升到2017年四季度的3.1%(创6年最高点)。这次复苏来自于亚洲、欧洲和美洲各地区经济增长的普遍提速。2016年新兴市场的增长仅为3.7%,而今年我们预计将会有4.6%的增幅。毫无疑问,中国和印度将是推动此次增长的主力;考虑到新兴市场增长有更强的资源依赖性,这对支撑大宗商品需求增长来说尤为重要。

 

我们再来看看美元的走势。到2018年一月底,美元的贸易加权汇率从一年前的最高点下降了10%。美元与大宗商品价格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直接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但美元走势往往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成反比。换句话说,美元的走低通常意味着大宗商品价格的走强,过去六个月正是如此。

 

“美元贬值反映出新兴市场的力量,而非疲弱的美国经济。” 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当前的市场情绪,随着全球经济复苏所带来的信心提振,投资者已经将资金从美国国债等传统避险资产转移到更高风险、更高回报的资产上。市场对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例如欧洲和加拿大的经济增长前景都较为乐观。随着这些经济体货币紧缩的预期,将推动这些经济体的本国货币兑美元汇率的走高。如果遵循这样的逻辑,那么美元将在全球经济强劲增长的大背景下,在2018年继续走弱。

然而,过去两周金融市场的动荡似乎使那些遵循以上逻辑的市场和分析人士大跌眼镜。大宗商品价格遭受了修正性的回调,而同期美元则反弹了4%,并重新回到了去年十二月的水平。二月二日发布的美国就业数据也凸显了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紧张状况。相关的工资上涨引发了人们对通胀加剧的担忧,并引发了对美国加速其加息步伐的预期。各种相关不确定性的飙升,加之股市和大宗商品价格的纷纷下跌,以及避险情绪的增强,又成功地将资金拉回到了像美国这样的避风港。

 

那么,这次修正性的回调究竟是个转折点,抑或只是昙花一现呢?我们认为后者是大概率事件。我们的观点是,全球经济稳健增长的态势仍维持不变,虽然未来较2017-2018年度可能会有温和放缓。发展中国家仍将有上乘表现,这为未来五年内大宗商品的持续复苏提供支持(尽管每种大宗商品市场的基本面会有所差异:以石油为例,未来两年仍处于供过于求的局面,直到2020年代初,石油市场将开始收紧)。

 

随着大宗商品的逐渐复苏,美元也将开始温和回落。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市场还是需要时间来适应“宽松货币”的终结,这也意味着货币和大宗商品的走势无疑将崎岖不平。

如果我们判断正确,一些大宗商品的生产商可能在未来几年里会享受相对较好的年景——价格更加坚挺,利润更加丰厚。但是另一方面,市场可能不会那么按部就班。因此,生产商必须从艰难的下行周期中吸取教训,并坚持不懈地努力降低成本,这样即使在未来的周期低点,无论美元市场走势如何,他们仍可独善其身。这才是他们的目标。


免责声明:

本文由伍德麦肯兹公司(WoodMackenzie Limited)顾问团队编写。文中的基础信息由他人向我们提供,或来源于我们自身经验、知识和数据库。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代表伍德麦肯兹的观点。这些观点经仔细考虑和探究而得出,但是我们不保证其公平、完整或准确性。截至目前,这些观点可能发生变化。您若依赖这些观点,我们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所有:伍德麦肯兹。本文及文中图表,均为伍德麦肯兹公司版权所有,其它公众号及网站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伍德麦肯兹公司”。否则,将承担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