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互联网金融联盟

研究探索 | 人民币汇率走势回顾与展望

进出口银行 2019-05-14 21:41:09

摘要


2015年“811汇改”后,人民币汇率出现一轮快速下跌行情,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从6.2下行至2016年末的6.96一线,看空人民币的声音甚嚣尘上,来年“破7”似乎已成定局;但2017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却出人意料,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掉头向上,从6.96的低点一路回涨,最高上攻至6.43附近,表现出强劲的升值动能,“破7”似乎已渐行渐远;目前,多空双方再次出现争论,2018年人民币汇率或将呈现区间双向波动态势。


-1-

2017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回顾

  2017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2017年初至5月下旬。这一阶段主要表现为低位反弹后的横盘。2016年年末市场存在广泛的人民币贬值预期,但2017年开年后部分机构的观点发生动摇。由于2016年6月部分套息交易在离岸市场受到重创,导致一些机构在2017年初萌生退意,到期后平盘退场,对人民币即期汇率形成买压,一定程度削弱了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同时,海外中资银行人民币融出意愿降低,抬高了做空人民币的成本,进一步加剧了结汇盘的涌现,市场出现大量人民币买盘。随着即期价格不断走高,又引发了大量的止损交易,最终导致人民币汇率井喷式上涨。2017年1月4~5日两天内人民币升值近2%,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接连突破6.95、6.90等重要关口,给意图进一步做空人民币汇率的机构当头一棒。之后,离岸市场资金面缓解,人民币汇率水平开始企稳,逐步稳定在6.90附近。

  第二阶段为2017年5月下旬至9月上旬。这一阶段人民币汇率呈现“凌厉”的升值走势,主要表现为对美元指数的跟随。从5月中旬开始,美元指数大幅回落,从101的高位下滑至93附近,境内人民币汇率随之飙升,从此前的6.9附近上涨至6.66一线。2017年8月后,市场机构对人民币的升值预期逐渐加大,客盘结汇源源不断,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推至6.45强方。

  第三阶段为2017年9月中旬至12月底。这一阶段行情主要表现为高位回落后的宽幅震荡。当人民币兑美元即期价格触及6.43后,市场出现部分高位卖盘,同期美元指数也触及近两年低点,人民币升值势头得到一定程度缓解。同时,央行通过中间价引导人民币汇率向均衡水平回归,防止出现大起大落,10月初市场开始企稳,临近年末人民币兑美元再次升值至6.53附近,四季度总体保持在6.50~6.66区间宽幅波动。截至2017年末,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收6.5342,市场价报收6.5069,分别比上年末升值6.16%和6.76%。


-2-

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主要因素

  总体来看,2017年人民币汇率呈现较明显的升值走势,但升值的节奏和幅度得到了控制,部分时段出现较大幅度的双向波动,形成这一走势主要受以下因素的影响。

  (一)中国宏观经济稳中向好

  2017年我国宏观经济发展稳中向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果逐渐显现。前三季度GDP不变价当季同比增速分别为6.9%、6.9%和6.8%,累计同比增长6.9%,好于上年同期。其中,投资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基建和地产投资表现突出,消费温和放大,增速超6%。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稳步增长,制造业PMI再上台阶,全年保持在51以上运行,表明企业前景正加速好转。价格方面,CPI价格小幅上涨,PPI延续了2016年四季度以来的增长态势并保持在5%以上的高位运行。对外贸易发展势头超出预期,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月度出口额多次出现两位数高增长,贸易盈余继续保持较高水平。经济基本面的改善不仅带来资金流入,促使人民币升值,更重要的是稳定了市场信心,弱化了人民币贬值预期造成的不利影响。

  (二)美元指数走弱

  自2014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势与美元指数高度相关,2015年“811汇改”后这一特点更加明显。据实证分析结果,通过“811汇改”后人民币汇率收盘价和美元指数收盘价、中间价引导因子、偶发和时点冲击的多因素模型检验,美元指数能解释人民币汇率约60%的变动因素,两者相关系数为0.53。在美元指数构成中,欧元兑美元汇率占比为57.6%,基本决定了美元指数的走向。2017年美国特朗普新政推进缓慢,使2016年底开始“特朗普行情”带动的美元强劲势头戛然而止,美元上行动能减弱。同时,欧洲市场在经历了多年的萎靡之后,表现出令人欣喜的一面,2017年上半年欧洲各国的大选中民粹主义、分裂主义受挫,消除了欧洲向保守分裂发展的隐患。欧元区经济也呈现出复苏迹象,通胀率逐渐走高,一度上升至2.0%,GDP增速再次超过2%,欧央行开始着手安排退出QE,从而导致欧元对美元升势强劲,美元指数不断回落,进而带动人民币大幅升值。

  (三)汇率管理

  在汇率管理方面,央行起到了较好的“稳定器”作用。近几年中央关于金融工作的总体思路主要强调两个方面,一是要加强监管,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二是要减少干预,把价格决定权还给市场。在实际贯彻操作中,2017年央行直接调控汇率的次数大幅减少,仅在贬值预期(年初)和升值预期(6月和9月初)过度强烈时才进行干预管理,防止汇率出现大起大落。在调控方法上也逐渐从直接干预向间接调控转变,逐渐向“清洁浮动”发展。2017年5月,央行在中间价模型中加入逆周期因子,完善了市场调控方法,增加了主动性,使中间价更加贴合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情况。从事后追踪来看,这一方法对价格的影响不突出,仅在6月上旬和9月上旬市场出现超调时才比较明显。纵观全年,央行实际上是管住“两头”,把“中间”尽量交给市场,其管理思路更加强调预期管理。

  (四)市场机